《我不是药神》上映后引发热议,高价药到底该怪谁?

科科我是域阿莫 原创 专利
2018-07-09 14:30:24

    七月的日子,都是这样。


    街市井然,知了在树上叫着,凤凰花被风一吹,就和阳光一起落在路人脚边。


    最近看了《我不是药神》。剧中穿插着生老病死的各种画面,让亲眼见过亲人离去的我直到今天内心都无法平静。

走在路上,我深吸了一口空气的味道。


    七月,总感觉因为这部电影,变得不一样……


pic-1-1531117550 (1)_meitu_1.jpg 


    电影围绕一群患有慢粒白血病的病人展开,讲述了几个群体之间的冲突:药贩子与执法者的冲突、病人与药企的冲突、真情与法律的冲突。


    那瓶能延续白血病人生命的药物“格列宁”,一盒2万,也只够吃一个月,尤其是那个年代,一个病人足以掏空整个家庭,所以逼不得已 大家才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pic-1-1531117617_meitu_2.jpg 

《我不是药神》海报


    根据跟真人真事改编

  

 《我不是药神》取材于当年引发轰动的陆勇案。“格列卫”,它能成功地把致命的慢粒白血病变成了一种仅需规范服药即可控制病情的慢性病,说是救命药完全不假,当然这个药也如剧中的一般昂贵,2013年以前格列一个月售价是2万+人民币。


     陆勇在34岁被确诊慢性粒细胞白血病,花费近60万元服用了两年抗癌药格列卫后,他改用了印度仿制药,价格仅为专利药1/20,但是效果也是不错的。


pic-1-1531117644_meitu_3.jpg 

剧中主角原型 陆勇


    穷就该死吗?


    我对其中一个片段记忆深刻:警察为了追查“假药”,抓了很多患者,一位老太太希望警方不要查下去,满含泪水述说,三年时间,吃正版药,房子吃没了,家人也吃垮了,而仿制药假不假,作为患者,他们心里最清楚因为在他们眼中,这些药就是“救命药”。


    为何这样?因为穷。但 穷就该死吗?


 

    

    究其原因,一方面,药企在新药研发上投入大量精力和资金,专利药价格格外昂贵;另一方面,在中国市场,因涉及到专利保护,诸多药品难以进行仿制,且即便新药专利期满,本土制药企业生产仿制药的品质也是参差不齐


    但这个锅,真的要专利权来背?


 


    专利为何如此值钱?


    学术上,对于为什么要授予和保护专利,大致有两种解释:道义论和功利论。前者认为,这样做是符合正义理念的;后者认为,这样做是能够产生积极效果的。

    

    而格列卫是个很好的例子。


    从科学价值和社会意义来说,这个药做出的贡献非常大。它的出现,极大提升了慢粒白血病患者的生存几率和生活质量。但是,这个药的研发旷日持久、耗资巨大。它的东家诺华同步研发的药物,多数都无果而终。诺华在格列卫上的收入,既要补充此前的大量投资,包括徒劳无功的试验,又要为此后遥遥无期且风险极大的研发提供基础。


 


    所以,药的高价背后其实并不一定是大家理解的企业黑心而是专利制造。

 

    高价药背后的艰辛


    药品研发背后带有各种无法想象到的困难,而这些也正是《药神》没有展示给观众的一面。印度的仿制药,看似是病人们的救世主,可是换个角度想,仿制要有源头而这个源头便是药品的研发没有高价这些药企根本撑不下去,更不会有这些救命药物的出现。


pic-1-1531117775_meitu_4.jpg 

 

    保护专利坚持创新,吃上救命药


    正如片中所说,你能治好这个世界所有的病,但有一种病你无能为力,那就是穷病


    缺少了对创新的保护,世间将不会有新药。也正是有了专利保护,公司和个人才有动力去创新。所以,我们更应当保护专利权,包括跨国药企的专利权。同时坚持创新,大力开展自己的专利,让大家不再是生病了不怕没药吃,而是吃不起。


pic-1-1531117706_meitu_5.jpg 


    路过的推车,发出哐当哐当的如齿轮声,


    像是敲打着七月的节奏,屡屡不绝。


    这世上,除了生死,再无大事。


    人世间本没有药神,


    但是每个被死神追赶的生命,都值得被救赎。


    阿门。


我不是药神 格列宁 专利

赞(0)

参与评论
评论
举报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