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宝就地解散,老罗的“社交梦”就此终结?

你看起来很好吃 原创 报告
2019-03-06 11:42:53

2019年1月15日,老罗的快如科技开了一场“我们想跟这个世界聊聊”的发布会,正式推出新产品聊天宝。


2019年3月5日,聊天宝团队宣布就地解散,原来大约两百人的团队,“只保留二三十人”,或将回流到锤子科技。


49天!聊天宝从华丽登场到就地解散这只有短短的49天。


一切得从子弹短信说起


子弹短信,是聊天宝的前身。2018年8月20日,在坚果Pro 2S的发布会上,罗永浩首次介绍了“快如科技”团队的社交软件“子弹短信”,随后这款产品随后迅速蹿红。上线30天用户数就突破748万,在App Store总榜首连续霸榜9天、社交榜榜首13天,并且快速的完成一轮高达1.5亿元的融资。此外老罗还透露“五十多家投资机构,才见了不到十分之一。”


但好景不长,子弹短信作为罗永浩口中的“次世代即时通讯工具”仿佛突然就没了声音,在互联网上已经没有了之前人人传播的声势,在排行榜上也不再有名列前茅的大势,而观察周围朋友的使用率,更是少的可怜,由此不难看出子弹短信已经凉凉。


从产品本身来看,虽然版本在不断的迭代更新,但子弹短信依旧没有突出的个人风格,反而在某些功能操作上越来越像微信靠拢。此外,子弹短信有“揠苗助长”之嫌,没有支付功能却先上线了红包,没有评论功能也先上线了信息流,虽然最核心的子弹语音模式一直是子弹短信的特色,但除此之外就没有了。


不能在沉默中爆发,那就在沉默中等待灭亡,子弹短信就陷入了这种尴尬的境地里。直到2019年1月15日,子弹短信“华丽变身”聊天宝。


49天,从登场到灭亡


从互联网上那个活跃的罗永浩来看,他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与网友之间的互喷、较真、死磕等等都会让人感觉到老罗的顽固性情,所以有人说“老罗只要野心不灭,寻找新方向突破求生存的欲望就不会缩水”这话我们是信的。事实上也是如此,虽然子弹短信仿佛夭折,但老罗还是推出“聊天宝”,继续死磕在“社交”这块蛋糕上了。


理想和野心都很美好,但现实是残酷的:


1月28日,聊天宝主体公司北京快如科技有限公司发生法人变更,由张霁变更为姜一帆,姜一帆兼任执行董事及经理。


2月,国家网信办约谈约见了包括“聊天宝”在内的四款社交类新功能新应用企业负责人,责成有关企业履行和完善安全机制程序,依法开展安全评估工作。


2月中旬,聊天宝在App store中的下载量排名已经滑落到第1317名,社交分类榜居第82位。


2月19日,聊天宝中的摇钱树游戏出现了BUG,系统不但错误派发了大量的金币,且已有用户提现百万。


2月底,据天眼查数据,罗永浩已经先后退出天津云上漫步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天津云上畅游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股东行列。罗永浩正式退出聊天宝股东行列,实控人变为王威。


3月5日,聊天宝就地解散的消息传出。


野心勃勃罗永浩,无奈退场罗永浩


“社交”这块蛋糕的诱惑力是无与伦比的,不仅仅是老罗,很多人都眼巴巴的想从腾讯手上抢下一点点美味。但诱惑力越大,竞争的压力也越大,老罗和他的聊天宝就从这场社交竞争中败下阵来。


回看老罗和他的锤子科技,他们在这些年里一直野心勃勃,有新产品的发布,有新投资的加入。但近段时间以来,老罗和他的锤子仿佛陷入了无限水逆的状态,诸事都不顺。


这其中,高调宣传的“革命性产品”TNT未能如愿量产并投入市场,无限期跳票;视为“微信挑战者”的子弹短信和升级后的聊天宝都惨遭“淘汰”;还有供应商欠款风波、员工工资停发风波、锤子成都公司解散风波、公司资产被冻结风波、罗永浩股份冻结风波等各种危机风波;这还没完,早前更有消息传出锤子科技被字节跳动收购,那曾经“不可一世”的锤子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写在最后


虽然49天不长,但足够社交竞争里优胜劣汰。我们不能确定说老罗就此退出了这场社交竞争,因为老罗的“顽固性情”总是时不时让人感到意外。但我们能确定的是,聊天宝的失败更多原因是出自自身。


       本文经原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知识产权门户立场。转载须联系作者授权同意。

聊天宝解散 聊天宝 锤子科技 老罗 罗永浩

赞(1)

举报

返回
顶部